如何看待新葫芦兄弟成为网红

来源:V型知识库 2017年07月21日 09:52 浏览:1111

“呔,还我葫芦娃!”


在前不久刚刚结束了中国CCG大会上,上海美影厂公布了《新葫芦兄弟》动画片,于7月12日在3家动画电视台和网络平台爱奇艺同时播出。这部260集新版动画片不仅分5季每年播出一季,而且还将拍摄真人版电影,推出舞台剧和图书,手游版权也授权给凯撒股份。


这种高举高打的IP全产业链发展模式,并未得到像当下其他热门动漫IP一样的叫好声。在动画播出后,网络上吐槽声不断。


然而,播出几天后,其在爱奇艺上的播放量却飚升至2.8亿次,7天内的播放指数位列爱奇艺动漫指数榜第一。以至于动画片因为莫名原因突然停播后,网友们在微博留言强烈要求复播。


这前后仅一周的巨大反转,倒是让葫芦娃再次走到网络的风口浪尖,成了彻彻底底的网红。

咱们来看看网上有人看了12集是如何评价新葫芦兄弟

评价1:首先,看不出任何金刚葫芦娃的迹象(葫芦兄弟第二部),从剧情看,就是接在葫芦兄弟后面的,没金刚葫芦娃什么事。好比龙珠超是接z改的,没gt什么事。

二、世界观扩大,不再是在一座山上和山嘎达里的小地主妖怪斗。开篇就牛逼哄哄的介绍了很多年前山神大战大鹏精。现在大鹏精来找葫芦山报仇了。

三、爷爷死后成了土地,这个可以有。爷爷变啰嗦了,俗。

四、七娃先出场,但特么的失忆了,能不能不要这么套路啊。考虑到在七彩葫芦山爆散开时,飞散开的紫山很巧合的飞向了大鹏精,又被大鹏精一拐杖打飞到别处,估计就跟小悟空一样撞到脑袋了,失忆也可以接受。

五、七娃的葫芦人性化了,葫芦上有眼睛嘴巴,还可以自主动作,器灵?

六、前八集居然就讲七娃恢复记忆,并把妖怪打跑。

七、第九集四娃出场了,但是,特么的特么的特么的居然又失忆了,我靠了,难道所有葫芦娃都失忆。

八、现代的一些元素在里面我就不说了,毕竟时代在变,世界在发展。偶尔一些调皮话啊,爷爷手拿神仙守则啊,爷爷还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啊,爷爷学唐僧说话能把人妖怪说疯啊这些我就不说了。

九、每集只有十分钟,还把片头片尾曲加进去,原来260集是这么来的。


评价2 笔者注:因为非主流小青年变成了贬义所以改为小众青年 绝对可以算是一部cult片的动画片 姑且不论里面人的穿着品位 在陈浩南还没去到篮球场ganster还没有开始抢地盘 在我还没看见sid赤膊背着bass在台上乱跳前 在beckham和菜康永还没出名到穿着裙子亮相前 葫芦娃就光着上身穿着postmodern的裙装 集结在一起打群架开膛破肚砸人家夜店在人身上小便 小小年纪还有一点早恋畸恋同性恋......


评价3 葫芦藤鞭石的那一声脆响催人励志,也揭开了葫芦兄弟的战斗序幕,这几场战斗除了最后大决战外当属六娃最出彩了,他和二娃的配合真是绝妙,偷袭 侦查 盗窃 骚扰 营救, 打地蛇蝎满地找牙,真地是大长葫芦兄弟志气,其次是三娃的战斗连败数个妖怪,而且救了二娃和爷爷的命,甚至将妖怪的魔镜砸碎,大娃打地也不错,和三娃同属刚猛物理流的代表也打出了自己的威风,打地最窝囊的......

经典IP的重拍,始终跳不出“失败”

作为80年代上海美影厂打造的经典动画片,《葫芦娃》的形象可谓深入人心,在B站上长达50页的葫芦娃同人创作和神解读可见其在90后心目中的魅力。


以至于,就算没有看过86版《葫芦娃》的00后,也会知道葫芦娃是长着一张凌厉脸的2D剪纸形象,而新版对于葫芦娃形象的改变和比较简陋的画面,最终卖不掉“情怀”,是这次网络“吐槽大会”里的重点。


较早之前,上海美术电影厂宣布要重拍旗下《黑猫警长》、《葫芦娃》、《舒克和贝塔》、《阿凡提》、《大耳朵图图》等多个经典动画IP,去年的《黑猫警长》大电影在院线播出后,大量冲着黑猫警长这个IP去影院看电影的80后观众大呼新形象、新剧情“毁我童年”,最终4000万制作成本的电影票房仅6330万。

本次为了品牌唤醒而重新制作的《新葫芦兄弟》动画片,在爱奇艺上放出前8集(每天4集)即第二天时,播放量约2500万,其中大部分点击集中在前两集,后面6集只有平均每集250万的点击量。大部分为了“情怀”而来的网友只看了2集就不再继续看下去了。


在各大论坛,有关《新葫芦兄弟》的网友讨论,除了惯例的“毁了我的童年”,还有“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看这部动画片”等。


这与制片方在CCG上的定档发布会时表达的“从零开始孵化一个经典儿童IP困难重重,因此,借由深刻影响80后的《葫芦兄弟》进行重新开发,或许可以打开一条打造儿童动画IP的捷径。”“80后父母们乐于与孩子在自己熟知的优秀内容领域进行亲子交流,传承经典IP。”期望有较大偏差。


而网络上早已有无数“经典IP翻拍大多失败”的例子,所以这次在《新葫芦兄弟》还没上映之前,网上就已经有文章根据新闻通稿配图吐槽其“终结了童年的美好记忆”。


新版动画上映近1周,各种吐槽声至今不绝,都围绕着新的葫芦娃形象设定网红化、资方投入不够导致画面简陋、剧情东拼西凑、网络流行段子太多,简单说来就是和老版相差太大,太大。关于这些问题,《新葫芦兄弟》的导演表示“30年后的回归,从造型设定到色彩画风,从故事结构到片集时长,更多照顾的仍然是现在的孩子们的收看习惯。”

当我们提到改编经典IP时,大家自然地首先会给新作打上“毁童年”的标签。然而,《新葫芦兄弟》在保留老版主题思想的同时,自带眼线的葫芦娃、话唠爷爷、各种流行的网络段子其实非常符合当下低幼动画制作风格,毕竟这部动画片原本就是做给小孩子看的。


2008年上海美术电影厂出品的《葫芦兄弟》电影版是对86版动画片的重新剪辑,豆瓣上评分高达7.8,不过最终971万的票房让上海美影厂看清,几乎一成不变的内容只是粉丝抒发情怀的工具,无法获得主流观众的认可。


当我们提到文化的传承时,如果不对原有文化进行创新,传承其实是失败的。放在动画经典IP上,亦如此。当大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,没有创新,也就没有新用户。这对于经典IP的变现、破除中国美术片“艺术水准高、商业化程度低”并无益处。


但是,对于动画本身而言,有一位网友发出的弹幕或许对《新葫芦兄弟》这种一边被骂、一边求播的情况做出了最好解释:假如《新葫芦兄弟》不打着情怀的题材,抛开那些看过前作的人,这部动画在一开始或许不会被批得一无是处。


在有动画断层的中国,改编经典IP时,如何既能讲好故事,又能照顾到原有粉丝群体,让IP老少通吃,得到真正传承,这才是需要中国动画人费脑思考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