程序员的工作到底有多忙、多累、多辛苦

来源:V型知识库 2017年08月23日 09:17 浏览:962

段子一、

代码水平不高的时候,天天加班也干不完,还说其实是喜欢。

随着代码水平的提高,注释写的越来越少,话也越来越少了。

话说得少了,觉得办公室气氛变得有点压抑,于是离职换了一家公司。

在新的公司还是那么忙,于是经常幻想老了就可以轻松点,却发现脑门子越来越大,眼睛看不清楚了胳膊腿儿越来越细,肚子越来越大,原来已经提前老了,但是还要加加班。

终于有一天升职,来了几个帮手,可是他们水平不高,天天加班也干不完,还说其实是喜欢。

这些新来的下属们加班总是帮倒忙,引入的bug比解决的bug多多了。

于是每天劳心劳力的去帮助他们,要求他们代码写好,那样可以少写注释。

终于发现他们的水平逐步提高了,注释写的越来越少,但是话也越来越少。

话说的少了,似乎办公室气氛变得有点压抑,终于下属告诉我已经辞职下月离职,这陌生的感觉仿佛换了一家公司。

于是更加忙了,总是幻想老了就可以轻松点,却发现脑门子越来越大,眼睛看不清楚了胳膊腿儿越来越细,肚子越来越大,原来已经提前老了,但是还要加加班。

终于有一天又来了几个帮手,可是他们水平不高,天天加班也干不完,还说其实是喜欢。

这些新来的下属们加班总是帮倒忙,引入的bug比解决的bug多多了。

于是每天劳心劳力的去帮助他们,要求他们代码写好,那样可以少写注释。

终于发现他们的水平逐步提高了,注释写的越来越少,但是话也越来越少。

话说的少了,似乎办公室气氛变得有点压抑,终于下属告诉我已经辞职下月离职,这陌生的感觉仿佛换了一家公司。

于是更加忙了,总是幻想老了就可以轻松点,却发现脑门子越来越大,眼睛看不清楚了胳膊腿儿越来越细,肚子越来越大,原来已经提前老了,但是还要加加班。

终于有一天又来了几个帮手,可是他们水平不高,天天加班也干不完,还说其实是喜欢。

这些新来的下属们加班总是帮倒忙,引入的bug比解决的bug多多了。

于是每天劳心劳力的去帮助他们,要求他们代码写好,那样可以少写注释。

终于发现他们的水平逐步提高了,注释写的越来越少,但是话也越来越少。

话说的少了,似乎办公室气氛变得有点压抑,终于下属告诉我已经辞职下月离职,这陌生的感觉仿佛换了一家公司。

于是更加忙了,总是幻想老了就可以轻松点,却发现脑门子越来越大,眼睛看不清楚了胳膊腿儿越来越细,肚子越来越大,原来已经提前老了,但是还要加加班。

终于有一天又来了几 java.lang.StackOverflowError

at java.util.Arrays.binarySearch(Arrays.java:410)

at java.util.Arrays.binarySearch(Arrays.java:390)

段子二、

某年某地某部某重点项目,初始任务为带队驻场保初验,后续任务为原班人马就地待命修整,修整24小时后,是的,仅仅24小时修整后……进入以下状态:调研设计协调确认编码测试修改联调封测后,天上砸下不可拒新需求,全员切换7*12模式,该状态死循环两个月。但7*12这种幸运模式,我这种衰人不配拥有。白天跟开发,午时做案头,晚上跟测试,凌晨理思路,晨会拍桌子。每天清晨在大帐篷里对着一群高级迷彩拍桌子,最后十天,时年26岁的我,已经彻底无视对方肩头到底扛的是什么星,疯了似的红着眼拍桌子,不行不行不行!我知道没用,终究还得干,不能也无法真的拒绝。

终验通过,随后的验收总结会上睡着了,据说呼噜震天响,据说首长不许叫醒我,据说会议在我的震天呼噜声中继续。庆功宴,半瓶啤酒,醉,倒,半小时后闷醒了,胸闷,呼吸困难,高热,送医务所,心跳186,速转就近地方医院,心跳188,入院七天后,逐步好转,修养两个月。

当我躺在疾驰的野战救护车上时,左右手分别打着点滴,前胸贴着电极,虽然有些迷糊,但看着眼前忽而温婉可人忽而英气逼人的护士妹子,听着前导车后卫车刺耳的警笛,感受着风驰电掣驶过郊区驶入市区,似乎所有的通过路口都已红灯禁行,牛逼!我开始没心没肺的傻乐:麻痹老子总算晋升特权人士之列,值了,要是回头能把这护士妹子拐到手,再来一次也值…如果还能活着…

虽然上述两个自称段子,可见从中窥见一二。